Chinese Learner Learn Mandarin Chinese Online Free
 
 

LEARN CHINESE: CHINESE READING

The Neighbours (Part One) - Chinese Essays of Echo (三毛)

Echo is my of my favorite Chinese writers, who is very popular in China Mainland and Taiwan. Her books are very interesting and esay to understand for elementary Chinese learners. This one 'Neighbours' is a about the lovely and funny stories happened between the writer and her Saharauis neighbours. We divide the story in five parts so that you may feel it easier to read.

After settled down, Echo was happy to know her neighbours were rich people in the dersert, but later those neighbours and their children came to borrow all kinds of staff, even money. Would she give them?


芳邻 (1)

  我的邻居们外表上看去都是极肮脏而邋遢的沙哈拉威人。

  不清洁的衣着和气味,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他们也同时是穷苦而潦倒的一群。事实上,住在附近的每一家人,不但有西国政府的补助金,更有正当的职业,加上他们将屋子租给欧洲人住,再养大批羊群,有些再去镇上开店,收入是十分安稳而可观的。

  所以本地人常说,没有经济基础的沙哈拉威是不可能住到小镇阿雍来的。

  我去年初来沙漠的头几个月,因为还没有结婚,所以经常离镇深入大漠中去旅行。每次旅行回来,全身便像被强盗抢过了似的空空如也。沙漠中穷苦的沙哈拉威人连我帐篷的钉都给我拔走,更不要说随身所带的东西了。

  在开始住定这条叫做金河大道的长街之后,我听说同住的邻居都是沙漠里的财主,心里不禁十分庆幸,幻想着种种跟有钱人做邻居的好处。

  说起来以后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我的错。

  第一次被请到邻居家去喝茶回来,荷西和我的鞋子上都粘上了羊粪,我的长裙子上被罕地小儿子的口水滴湿了一大块。第二天,我就开始教罕地的女儿们用水拖地和晒席子。当然水桶、肥皂粉和拖把、水,都是我供给的。

  就因为此地的邻居们是如此亲密的缘故,我的水桶和拖把往往传到了黄昏,还轮不到我自己用,但是这并不算什么,因为这两样东西他们毕竟用完了是还我的。

  住久了金河大道,虽然我的家没有门牌,但是邻居们远近住着的都会来找我。

  我除了给药时将门打开之外,平日还是不太跟他们来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我是十分恪守的。

  日子久了,我住着的门总得开开关关,我们一开,这些妇女和小孩就涌进来,于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日常用具都被邻居很清楚的看在眼里了。

  因为荷西和我都不是小气的人,对人也算和气,所以邻居们慢慢的学到了充分利用我们的这个缺点。

  每天早晨九点左右开始,这个家就不断的有小孩子要东西。

  “我哥哥说,要借一只灯泡。”

  “我妈妈说,要一只洋葱——。”

  “我爸爸要一瓶汽油。”

  “我们要棉花——。”

  “给我吹风机。”

  “你的熨斗借我姐姐。”

  “我要一些钉子,还要一点点电线。”

  其他来要的东西千奇百怪,可恨的是偏偏我们家全都有这些东西,不给他们心里过意不去,给了他们,当然是不会还的。

  “这些讨厌的人,为什么不去镇上买。”荷西常常讲,可是等小孩子来要了还是又给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邻居的小孩子们开始伸手要钱,我们一出家门,就被小孩子们围住,口里叫着:“给我五块钱,给我五块钱!”

  这些要钱的孩子们,当然也包括了房东的子女。

  要钱我是绝对不给的,但是小孩子们很有恒心的每天来缠住我。有一天我对房东的孩子说:“你爸爸租这个破房子给我,收我一万块,如果再给你每天五块,我不如搬家。”

  从这个时候起,小孩子们不要钱了,只要泡泡糖,要糖我是乐意给的。

  我想,他们不喜欢我搬走,所以不再讨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