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earner Learn Mandarin Chinese Online Free
 
 

LEARN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The Neighbours (Part Four) - Chinese Essays of Echo (三毛)

The fourth part of the essay 'The Neighbours'. After lending/giving so many things to the others, Echo one day needed something, would anyone help her?

 

芳邻 (4)

  有一次,我的火柴用完了,跑到隔壁房东家去要。“没有,没有。”房东的太太笑嘻嘻的说。

  我又去另外一家的厨房。

  “给你三根,我们自己也不多了。”哈蒂耶对我说,表情很生硬。

  “你这盒火柴还是上星期我给你的,我一共给你五盒,你怎么忘了?”我生起气来。

  “对啊,现在只剩一盒了,怎么能多给你。”她更不高兴了。

  “你伤害了我的骄傲。”我也学她们的口气对哈蒂耶说。

  拿着三根火柴回来,一路上在想,要做史怀哲还可真不容易。

  我们住在这儿一年半了,荷西成了邻居的电器修理匠、木匠、泥水工——我呢,成了代书、护士、老师、裁缝——反正都是邻居们训练出来的。

  沙哈拉威的青年女子皮肤往往都是淡色的,脸孔都长得很好看,她们平日在族人面前一定蒙上脸,但是到我们家里来就将面纱拿掉。

  其中有一个蜜娜,长得非常的甜美,她不但喜欢我,更喜欢荷西,只有荷西在家,她就会打扮得很清洁的来我们家坐着。后来她发觉坐在我们家没有什么意思,就找理由叫荷西去她家。

  有一天她又来了,站在窗外叫:“荷西!荷西!”我们正在吃饭,我问她:“你找荷西什么事?” 她说:“我们家的门坏了,要荷西去修。”

  荷西一听,放下叉子就想站起来。

  “不许去,继续吃饭。”我将我盘子里的菜一倒倒在荷西面前,又是一大盘。

  这儿的人可以娶四个太太,我可不喜欢四个女人一起来分荷西的薪水袋。

  蜜娜不走,站在窗前,荷西又看了她一眼。

  “不要再看了,当她是海市蜃楼。”我厉声说。这个美丽的“海市蜃楼”有一天终于结婚了,我很高兴,送了她一大块衣料。

  我们平日洗刷用的水,是市政府管的,每天送水一大桶就不再给了。所以我们如果洗澡,就不能同时洗衣服,洗了衣服,就不能洗碗洗地,这些事都要小心计算好天台上水桶里的存量才能做。天台水桶的水是很咸的,不能喝,平日喝的水要去商店买淡水。水,在这里是很珍贵的。上星期日我们为了参加镇上举行的 “骆驼赛跑大会”,从几百里路扎营旅行的大漠里赶回家来。

  那天刮着大风沙,我回家来时全身都是灰沙,难看极了。进了家门,我冲到浴室去冲凉,希望参加骑骆驼时样子清洁一点,因为西班牙电视公司的驻沙漠记者答应替我拍进新闻片里。等我全身都是肥皂时,水不来了,我赶快叫荷西上天台去看水桶。

  “是空的,没有水。”荷西说。

  “不可能嘛!我们这两天不在家,一滴水也没用过。”我不禁紧张起来。
包了一块大毛巾,我光脚跑上天台。水桶像一场恶梦似的空着。再一看邻居的天台,晒了数十个面粉口袋,我恍然大悟,水原来是给这样吃掉了。
我将身上的肥皂用毛巾擦了一下,就跟荷西去赛骆驼了。

  那个下午,所有会疯会玩的西班牙朋友都在骆驼背上飞奔赛跑,壮观极了,只有我站在大太阳下看别人。这些骑士跑过我身旁时,还要笑我:“胆小鬼啊!胆小鬼啊!”

  我怎么能告诉人家,我不能骑骆驼的原因是怕汗出太多了,身上不但会发痒,还会冒肥皂泡泡。

 

Previous Page << Back to Index >>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