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earner Learn Mandarin Chinese Online Free
 
 

LEARN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The Neighbours (Part Five) - Chinese Essays of Echo (三毛)

The fifth part of the essay 'The Neighbours'. One day, Echo was going to a cocktail party, but could not find her shoes for her dress anywhere. You wonder what was going on and how she though of her neighbours? Please read this part.

 

芳邻 (5)

 

  这些邻居里,跟我最要好的是姑卡,她是一个温柔又聪明的女子,很会思想。但是姑卡有一个毛病,她想出来的事情跟我们不大一样。也就是说她对是非的判断往往令我惊奇不已。

  有个晚上,荷西和我要去此地的国家旅馆里参加一个酒会。我烫好了许久不穿的黑色晚礼服,又把几件平日不用的稍微贵些的项链拿出来放好。

  “酒会是几点?”荷西问。

  “八点钟。”我看看钟,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

  等我衣服、耳环都穿好弄好了,预备去穿鞋时,我发觉平日一向在架子上放着的纹皮高跟鞋不见了,问问荷西,他说没有拿过。

  “你随便穿一双不就行了。”荷西最不喜欢等人。我看着架子上一大排鞋子——球鞋、木拖鞋、平底凉鞋、布鞋、长筒靴子——没有一双可以配黑色的长礼服,心里真是急起来,再一看,咦!什么鬼东西,它什么时候跑来的?这是什么?

  架子上静静的放着一双黑黑脏脏的尖头沙漠鞋,我一看就认出来是姑卡的鞋子。

  她的鞋子在我架子上,那我的鞋会在哪里?

  我连忙跑到姑卡家去,将她一把抓起来,凶凶的问她:“我的鞋呢?我的鞋呢?你为什么偷走?”

  又大声喝叱她:“快找出来还我,你这个混蛋!”这个姑卡慢吞吞的去找,厨房里,席子下面,羊堆里,门背后——都找遍了,找不到。

  “我妹妹穿出去玩了,现在没有。”她很平静的回答我。“明天再来找你算帐。”我咬牙切齿的走回家。那天晚上的酒会,我只有换了件棉布的白衣服,一双凉鞋,混在荷西上司太太们珠光宝气的气氛里,不相称极了。坏心眼的荷西的同事还故意称赞我:“你真好看,今天晚上你像个牧羊女一样,只差一根手杖。”

  第二天早晨,姑卡提了我的高跟鞋来还我,已经被弄得不像样了。

  我瞪了她一眼,将鞋子一把抢过来。

  “哼!你生气,生气,我还不是会生气。”姑卡的脸也胀红了,气得不得了。

  “你的鞋子在我家,我的鞋子还不是在你家,我比你还要气。”她又接着说。

  我听见她这荒谬透顶的解释,忍不住大笑起来。

  “姑卡,你应该去住疯人院。”我指指她的太阳穴。“什么院?”她听不懂。

  “听不懂算了。姑卡,我先请问你,你再去问问所有的邻居女人,我们这个家里,除了我的‘牙刷’和‘丈夫’之外,还有你们不感兴趣不来借的东西吗?”

  她听了如梦初醒,连忙问:“你的牙刷是什么样子的?”我听了激动得大叫:“出去——出去。”

  姑卡一面退一面说:“我只要看看牙刷,我又没有要你的丈夫,真是——。”

  等我关上了门,我还听见姑卡在街上对另外一个女人大声说:“你看,你看,她伤害了我的骄傲。”

  感谢这些邻居,我沙漠的日子被她们弄得五光十色,再也不知寂寞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