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earner Learn Mandarin Chinese Online Free
 
 

LEARN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Being A Chinese Doctor (Part Three) - Chinese Essays of Echo (三毛)

The third part of 'Being a Chinese Doctor'. One day one of her neighbours even asked for her help to give birth to a baby. Was she be able to do that? Please continue reading the story.


悬壶济世 (3)

  
  有一天我的一个学生法蒂玛问我:“三毛,我生产的时候请你来好吗?”我听了张口结舌的望着她,我几乎天天见到法蒂玛,居然不知道她怀孕了。“你,几个月了?”我问她。她不会数数目,自然也不知道几个月了。我终于说服了她,请她将缠身缠头的大块布料拿下来,只露出里面的长裙子。“你以前生产是谁帮忙的?”我知道她有一个三岁的小男孩。“我母亲。”她回答我。“这次再请你母亲来好了,我不能帮忙你。”她头低下去:“我母亲不能来了,她死了。”我听她那么说只好不响了。“去医院生好么?不怕的。”我又问她。“不行,医生是男的。”她马上一口拒绝了我。我看看她的肚子,大概八个月了,我很犹豫的对她说:“法蒂玛,我不是医生,我也没有生产过,不能替你接生。”她马上要哭了似的对我说:“求求你,你那本书上写得那么清楚,你帮我忙,求求你——。”我被她一求心就软了,想想还是不行,只好硬下心来对她说:“不行,你不要乱求我,你的命会送在我手上。”“不会啦,我很健康的,我自己会生,你帮帮忙就行了。”“再说吧!”我并没有答应她。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早就忘记了这件事。那天黄昏,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来打门,我一开门,她只会说:“法蒂玛,法蒂玛。”其他西班牙文不会,我一面锁门出来,一面对小女孩说:“去叫她丈夫回来,听懂吗?”她点点头飞也似的跑了。去到法蒂玛家一看,她痛得在地上流汗,旁边她三岁的小男孩在哭,法蒂玛躺的席子上流下一滩水来。我将孩子一把抱起来,跑到另外一家邻居处一送,另外再拖了一个中年妇女跟我去法蒂玛家。此地的非洲人很不合作,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爱心,那个中年女人一看见法蒂玛那个样子,很生气的用阿拉伯文骂我,(后来我才知道,此地看人生产是不吉利的。)然后就掉头而去。我只有对法蒂玛说:“别怕,我回去拿东西,马上就来。”我飞跑回家,一下子冲到书架上去拿书,打开生产那一章飞快的看了一遍,心里又在想:“剪刀、棉花、酒精,还要什么?还要什么?”这时我才看见荷西已经回来了,正不解的呆望着我。“哎呀,有点紧张,看情形做不下来。”我小声的对荷西说,一面轻轻的在发抖。“做什么?做什么?”荷西不由得也感染了我的紧张。“去接生啊!羊水都流出来了。”我一手抱着那本书,另外一只手抱了一大卷棉花,四处找剪刀。“你疯了,不许去。”荷西过来抢我的书。“你没有生产过,你去送她的命。”他大声吼我。我这时清醒了些,强词夺理的说:“我有书,我看过生产的记录片——。”“不许去。”荷西跑上来用力捉住我,我两手都拿了东西,只好将手肘用力打在他的肋骨上,一面挣扎一面叫着:“你这个没有同情心的冷血动物,放开我啊!”“不放,你不许去。”他固执的抓住我。

  我们正在扯来扯去的打架时,突然看见法蒂玛的丈夫满脸惶惑的站在窗口向里面望,荷西放开了我,对他说:“三毛不能去接生,她会害了法蒂玛。我现在去找车,你太太得去医院生产。”

  法蒂玛终于在政府医院顺利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因是本地人,西国政府免费的。她出院回来后非常骄傲,她是附近第一个去医院生产的女人,医生是男的也不再提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