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earner Learn Mandarin Chinese Online Free
 
 

LEARN CHINESE: READING CHINESE

Silver Blaze (Part Six)- Sherlock Holmes by Arthur Conan Doyle

银色马 (6)

  “像赛拉斯•布朗这样一会儿气壮如牛、一会儿又胆小如鼠、而且奴气十足的杂种,我倒很少见过呢。  ”在我们拖着沉重的脚步返回时,福尔摩斯说道。
  “那么说,马在他那里了?”
  “他原本虚声恫吓,想把事情赖掉。可是我把他那天早晨干的事说得分毫不差,因此他相信我当时是在瞅着他。你当然会注意到那个特殊的方头鞋印,布朗的长统靴正和它一样。还有,这种事当然不是下人们胆敢做的。根据他总是第一个起床的习惯,我对他说,他是怎么发觉有一匹奇怪的马在荒野上徘徊的,又是怎么出去迎它的,当他看到那骑马名不虚传的白额头时,又是如何地喜出望外的,因为只有这骑马才能战败他下赌注的那一骑马,而不意竟然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后来我又叙述说,他开始一闪念间是如何打算把马送回金斯皮兰,后来又是如何陡起邪念,想把马一直藏到比赛结束的,因而是怎样把马牵回来,藏在梅普里通的。我把这一切细节都讲给他听,他不得不认输,只想保全自己的生命了。”
  “可是马厩不是搜查过了吗?”
  “啊,像他这样的老马混子是诡计多端的。”
  “既然他为了切身利益可以伤害那匹名驹,可你现在还把马留在他手里,你难道不担心吗?”
  “我亲爱的伙计,他会像保护眼珠一样保护它的。因为他知道受宽大的唯一希望就是保证那骑马的安全啊。”
  “我觉得罗斯上校无论如何不是一个肯宽恕别人的人。”
  “这件事并不取决于罗斯上校。我可以自行其是,根据自己的选择对掌握的情况多说或少说。这就是非官方侦探的有利条件。华生,我不知道你是否发现,罗斯上校对我有点傲慢。现在我想拿他来稍微开开心。不要告诉他关于马的事。”
  “没有你的许可我一定不说。”
  “而且这件事与是谁杀害约翰•斯特雷克的问题相比,当然是微不足道的了。”
  “你打算追查凶手吗?”
  “正相反,我们两个人今天就乘夜车返回伦敦。”
  我朋友的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们到德文郡才几个小时,而一开始调查研究就干得这么漂亮,现在他竟然要撒手回去,这可使我百思不解了。在我们返回驯马师寓所的途中,不论我怎样追问,他都绝口不谈此事。上校和警长早已在客厅等着我们。
  “我和我的朋友打算乘夜车返回城里,”福尔摩斯说道,“已经呼吸过你们达特穆尔的新鲜空气了,可真令人心旷神怡啊。”
  警长目瞪口呆,上校轻蔑地撇撇嘴。
  “这么说来你是对拿获杀害可怜的斯特雷克的凶手丧失信心了,”上校说道。
  福尔摩斯耸了耸双肩。 “这有很大困难,”福尔摩斯说道,“可是我完全相信,你的马可以参加星期二的比赛,请你准备好赛马骑师吧。我可以要一张约翰•斯特雷克的照片吗?”
  警长从一个信封中抽出一张照片递给福尔摩斯。
  “亲爱的格雷戈里,你把我需要的东西事先都准备齐全了。请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想向女仆问一个问题。”
  “我应该承认,对我们这位从伦敦来的顾问我颇为失望,” 我的朋友刚一走出去,罗斯上校便直截了当地说道,“我看不出他来这儿以后有什么进展。”
  “至少他已向你保证,你的马一定能参加比赛,”我说道。
  “是的,他向我保证了,”上校耸了耸双肩说道,“但愿他找到了我那骑马,证明他不是瞎说。”
  为了维护我的朋友,我正准备驳斥他,可是福尔摩斯又走进屋来。
  “先生们,”福尔摩斯说道,“现在我已经完全准备好到塔维斯托克镇去了。”
  在我们上四轮马车时,一个小马倌给我们打开车门。福尔摩斯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便俯身向前,拉了拉小马倌的衣袖。
  “你们的围场里有一些绵羊,”福尔摩斯问道,“谁照料它们?”
  “是我,先生。”
  “你发现近来它们有什么毛病吗?”
  “啊,先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有三只跛足了。”
  我看出,福尔摩斯极为满意,因为他搓着双手,咧着嘴轻轻地笑了。
  “大胆的推测,华生,可推测得非常准,”福尔摩斯捏了一下我的手臂,说道,“格雷戈里,我劝你注意一下羊群中的这种奇异病症。走吧!车夫。”
  罗斯上校脸上的表情和以前一样,显出对我朋友的才能不十分相信的神态,可是我从警长脸上的表情看出,福尔摩斯的话使他非常注意。
  “你断定这是很重要的吗?”格雷戈里问道。
  “非常重要。”
  “你还要我注意其它一些问题吗?”
  “在那天夜里,狗的反应是奇怪的。”
  “那天晚上,狗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啊。”
  “这正是奇怪的地方。”歇洛克•福尔摩斯提醒道。

 

Previous Page << Back to Index >> Next Page